010-58706862

《情迷摩洛哥》---“七零后”的漫游旅记

13205元/人
14人
15天13晚
Array张彤

卡萨布兰卡的爱与传说,撒哈拉大沙漠璀璨的星空,索维拉大西洋岸的落日,马拉喀什灯火流转的夜市,菲斯深幽的迷巷、舍夫沙万城直击心灵的蓝,对旅人而言,摩洛哥犹如一个难以穷尽的万花筒,身在非洲,却不像非洲;不是欧洲,却近似欧洲;是阿拉伯国家,又不同于其他阿拉伯国家。

电脑里播放着Bertie Higgins的经典英文歌曲《Casablanca》开始了对这次旅程的回顾。

黑白老电影《卡萨布兰卡》,英格丽·褒曼的容颜、惊涛骇浪中的爱情,为卡萨布兰卡带来了世界级的声誉与独特的浪漫记忆。 经典英文歌曲《卡萨布兰卡》(Casablanca)并不是电影《卡萨布兰卡》(又名《北非谍影》)里的插曲,而是上世纪70年代由 Bertie Higgins(贝特·希金斯)在看完这部电影后有感而写出的,用的是电影的名字。Bertie Higgins(贝特·希金斯)自己解释说:“这首歌是我为当时的女朋友、现在的妻子写的。我记得那是1982年,《卡萨布兰卡》是我们共同喜爱的电影,这部爱情片让我们如痴如醉。结合这部电影给我的感觉,我为女朋友写了《卡萨布兰卡》,她非常感动,还答应了我的求婚,成了我的妻子。比起电影里的主题曲《As time goes by》,我更喜欢这首节奏明快的Casablanca。

《卡萨布兰卡》也是我高中少女时代的最爱,看过这部电影我知道了卡萨布兰卡这个地名,它在我心目中是浪漫爱情的代名词,也是我一直的梦想之地。

D1 2-13 卡萨布兰卡

2月13日摩洛哥时间下午一点多,飞机降落在我梦想已久的城市卡萨布兰卡。这班飞机是满员,飞机上有很多身着阿拉伯长袍的人,形成白色的海洋,很是显眼。过海关排队的时候,人们摩肩接踵,很多老外也不耐烦地往前挤。终于过了海关,取了行李,挤得满身是汗。走出机场,一阵雨点扑面而来,卡萨布兰卡我来了。老天眷顾我们,雨只下了几分钟就停了。我们开始了卡萨布兰卡之旅。【穆罕默德五世广场】、【哈桑二世广场(鸽子广场)】都在维修。当车子刚驶到大西洋岸边,哈桑二世清真寺的独特建筑让人眼前一亮。漫步在卡萨布兰卡【迈阿密海滨大道】,迎着海风,瞭望蓝色大西洋,波涛汹涌,卷起千堆雪。我终于亲眼眼看到了大西洋。

大西洋是我此行的第二目的,站在海边吹着海风,欣赏一次瑰丽的大西洋日落,也是此行的一个愿望。很快,这个愿望在第二天的索维拉就实现了。

D2 2-14 索维拉

一早出发去索维拉,车行了6个小时才到。一路高速,路两边满眼绿色,生机盎然。索维拉在阿拉伯语中的意思是“美如画”。它是一个典型的18世纪晚期发展起来的北非防御港口城市,在200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。索维拉——大西洋畔的一个海滨小镇,老城,要塞古堡,渔港,海滩。索维拉的街道和小巷洋溢着小城独特的舒适气氛,处处可见来来往往的渔夫、商人、手工匠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游人。索维拉的街道也是商店遍布,但十分有序,不像马拉喀什那么乱,感觉这里有着欧洲味道,不喧嚣,安达卢西亚建筑风格显得比较宁静。我们自在穿行在老城的大街小巷里,耳畔听着大西洋的涛声阵阵。索维拉的老城有些破旧,正在修缮,随意走走,就出来到海边了。此时大西洋正在涨潮,波涛拍打着岸边的礁石,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,场面壮观,令人震撼。

我们沿着海滩漫步,来到港口,索维拉海防堡垒Skala du Port,10dh门票,这里是索维拉的精华所在,长长的城堡上摆放着两排加农大炮,成群的海鸥在头顶肆无忌惮地盘旋,上下翻跃,时而列队、时而单行,在我的镜头里,我近距离看到各种海鸟,让我倍感新鲜。从要塞往外看是一望无际、辽阔、碧蓝的大海和几处礁石,回过头往内看便是老城的民居。

今天是2-14日情人节,在索维拉遇到的男男、女女及男女的趣事。走在老城的街上,迎面走来一个年轻男子,怀里抱着一个年轻男子——公主抱,步履轻盈,旁若无人;怀中男子还不时回头和他说些什么。我有些诧异,也许是在医院工作的职业习惯,第一反应就是:怀中的男子是不是突发急病了,可看两人的表情都那么的淡定自如,又不像是有什么事发生,正胡乱思考着,怀中男子一个鱼跃,跳到地面上,两人有说有笑的从我们面前走过了。我和同行的贾老师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俩人是情侣啊!我们不约而同地笑起来,笑自己的孤陋寡闻,笑自己没见识。只可惜当时只思忖那男人是否出了异常,却没能应景的想到今天是情人节,人家情侣在约会,也没拍张照片。

出了老城,走到海边,约会的情侣更是成双成对的,不时闯入我的镜头。这时的我已经完全适应了,要塞古堡的角落也被一对情侣占领了。走在海滩上,更是热闹非凡,不只是约会的情侣,宽阔平坦的海滩沙地,更是足球爱好者的天堂。走着走着,突然沙滩上的一行行中文字迹引起了我的注意“我欲乘风破浪,踏遍黄沙海洋”,“想带着你南下,感受四季的变化”……“与你相遇好幸运”。原来是情人节爱的表白。四面环顾,发现了是两个中国姑娘在相互表白,赶紧识趣地绕道前行。内心感慨,情人节在这么浪漫的海滩上表白,肯定求爱成功。

不远处,有两个外国小朋友在追波逐浪的玩耍,女孩穿着背心裤衩,约莫5,6岁的样子;男孩略小一些,竟然一丝不挂;姐弟俩不停地追着浪花跑,有时候还手拉手,她们的妈妈在一旁安静地看着,偶尔也自娱自乐地踏浪。看到这个场景,身为母亲的我,不禁又要感慨了,再怎么说,当下是摩洛哥的冬天啊,虽然索维拉比较暖和,但我还穿着薄羽绒,海风吹来,还有一丝丝凉意。此时,人种的差异,基因的不同,决定了同样生存在地球上的人拥有不同的生活方式。这样的场面在中国是不可能出现的,且不说衣着的多少,面对大西洋,中国妈妈是绝对不会撒手让孩子们自己自由自在的奔跑在海水里。

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日落的时间了,索维拉的日落很美。手中的相机不停地按下快门,记录下每个美妙的瞬间。此时团友们不约而同地汇集到海滩上,欣赏日落的瑰丽,把美好留在了索维拉的海滩上。

这是我过的一个特别的情人节,遇到了这么多新奇的人和事。

D3 2-15 马拉喀什 【索维拉的清晨】

清晨的索维拉十分静谧,吃过早餐又来到了海滩。索维拉的海滩细腻而柔软,海水已经褪去,在柔软的沙滩上留下一条条神奇的曲线,向远方延伸。海浪迎着朝阳,向岸边拍打过来,一不小心会湿了鞋子。

红色是马拉喀什建筑的特色,马拉喀什附近都是富含铁元素的红色土地,因此马拉喀什城市的主色调就是红色,为了古城风情的传承,这里的建筑,无论新旧,一律以红色为主。一尘不染的大街小巷,让我惊叹“这是在非洲吗?”车行在马拉喀什的大街上,遥远处阿特拉斯山脉的雪山清晰可见。

巴西亚皇宫——库图比亚清真寺——伊夫圣洛朗私人花园(马约尔花园)——杰玛夫纳广场(不眠广场)。

【巴西亚皇宫】只是建筑而已,室内摆设已被清理一空,从地板装饰到天花板,彩色玻璃窗户,镶嵌水晶的天花板还绘着玫瑰花束,精致而奢华。对此我不感冒。摘一段网上的评论:巴伊亚宫是位于马拉喀什的簇拥着众多花园的一座典雅宫殿,建于十九世纪末,在当时是摩洛哥最大最宏伟的宫殿建筑。名称中的“Bahia”意思是“智慧”。与同时期摩洛哥的其他建筑相比,巴伊亚宫旨在营造伊斯兰和摩洛哥建筑的风格。 巴伊亚宫由Si Moussa主持修建,Si Moussa是当时苏丹国的大维齐尔(大维齐尔是指伊斯兰教国家的首相,英语“grand vizier)宫殿用于其私人使用。遗憾的是,巴伊亚宫的结构设计表现出了当时暴发户的审美,庸俗而市井,毕竟,巴伊亚宫并非出于艺术性与美学而设计的,仅仅是为了大而大,因此也就形成了现在仓促规划的结构和平庸的细节。我虽然不能细说,却有同感。难怪只有这一家皇宫摩洛哥对外开放。

【马约尔花园】有着属于自己的故事:花园原本属于法国艺术家Jacques Majorelle。1919年艺术家Jacques初次游览马拉喀什就爱上了这里,并定居下来。1924年,他在马拉喀什的郊区(现在的新区)获得了一块土地,从此,就几乎将毕生的经历用来设计、建造这个花园,这是传说中二十世纪时期最神秘的花园之一。花园的中心是画家自己居住的别墅。整个园林景观围绕着别墅设计。他从世界各地搜罗各种植物,建造了仙人掌园、藤蔓长廊、莲花池塘、竹林小径。能够将仙人掌造型种植成如此美丽的构图真是鲜见了。小径通幽,配以竹子,花园里布满画家喜欢的蓝色。别墅、花瓶、墙壁、水池,特别是随处可见的那种令人魅惑的蓝色,如同炽热夏日中的一股清凉,令人立刻神清气爽。这种蓝色由植物染料调配而成,后人称之为马约尔蓝。1966年伊夫.圣.洛朗(Yves Saint Laurent)与他的伙伴 Pierre Berge首次来马拉喀什发现了Majorelle花园,立即钟情于它的色彩,每天去那里,最后在1980年共同买下了这个花园。伊夫.圣.洛朗无限钟爱这个花园别墅。将近30年时间,每年春天,大师都会住进马约尔花园。2008年6月1日服装大师在巴黎去世。为满足大师生前的愿望,Pierre Berge将他的骨灰撒在了玫瑰园里。“过去30年里,他经常在花园里滞留、沉思,这座花园是他无可替代的栖身之所”,Pierre Berge说,自己死后也会将骨灰撒在花园,永远与他的至交做伴。竹林尽头,是伊夫.圣.洛朗大师的纪念墓碑。

花园里的各式仙人掌让我大开眼界,流连忘返。蓝黄撞色的迷幻花园里,泉水从沙地里静静涌出,开至荼蘼的三角梅瀑布般从蓝色高墙上泻下,巨大的仙人掌绽开着艳丽的花,置身于此,宛若置身一场奇异至极的梦境。试想一下,在这梦幻的花园里,我也像伊夫.圣.洛朗一样,静静的沉思。此时参观的人流熙熙攘攘,无法让我安静地欣赏。花园中心的别墅目前已经改成一个博物馆,里面陈列了伊夫.圣.洛朗的作品,还出售他设计的皮具,可以我没有留意到,错过了机会。

如果说【库图比亚清真寺】是马拉喀什的地标,则【杰玛夫纳广场】则是马拉喀什的灵魂。从日出到深夜,杰玛夫纳广场是不眠的,人声鼎沸,是热闹中心的中心。白天广场上吹着笛子的舞蛇人,穿着花花绿绿的卖水人,拉着姑娘画Henna的妇女,形形色色的人们汇聚在这里,杂乱而又生动。在杰玛夫纳广场最不容错过的精彩就是日落时分,华灯初上的时刻。当夜幕降临时,整个广场一片灯火辉煌,就像天上闪烁的星星,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好看,还要富有吸引力。红的,绿的,蓝的,黄的,聚成一片,一簇簇放射着。整个广场在夜的衬托下,又化身为一个巨大的小吃摊,大排档连成片,供应摩洛哥餐食,场面火爆,口味不知,很热闹,空气中飘浮着浓烈的烧烤烟雾,还有一排排卖鲜榨汁的小摊和服饰、地毯、皮革、手工艺品的小摊位。广场四周都是咖啡馆,上到顶层天台,是看风景的最佳地点,我们找了一家餐馆Café de France,买份羊排套餐(100DH),品尝着美味的羊排,俯视着广场灯火辉煌,看广场、拍广场。其实,来自世界各地的看客也是广场的一道风景线。在这里,我也体验到了集市里的混乱。餐馆的服务生企图浑水摸鱼坑骗我们的餐费,幸亏导游留有存根凭据,及时找了警察才解决了问题,有惊无险。

D4 2-16 瓦尔扎扎特

早餐后前往瓦尔扎扎特,穿过约海拔2260米的阿特拉斯山脉的山口,公路在山谷和陡峭的山峰中盘沿,向我们展示了原始的风光——雪山。阿特拉斯山脉把摩洛哥气候分成两部分特性,阿特拉斯以北是地中海气候,以南是沙漠气候。原以为去撒哈拉会一路荒凉,没想到一路风光无限。山顶停车拍照时,山上风很大,一不小心就要刮跑了。

中午时分抵达阿本哈杜村外围高地,阿本哈杜村——这座荒芜的中世纪筑垒村,是摩洛哥柏柏尔人最具代表性的古村落,始建于公元8世纪,是世居于此的柏柏尔人为抗御流寇劫掠而修造的防御型居住区,198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其载入《世界遗产名录》。我们先在村口的游客餐厅用餐。餐后进入阿本哈杜村参观。村前有一条溪流河,目前是冬季河流基本干涸,河上建有一座桥,在桥头近距离观看全村景色是最壮观的,整个村落,很像一座阿拉伯童话中的城堡。房屋是用红土参杂干草垒筑起来的,河边有高高的城墙,拱形的城门前长着两棵高大的棕榈树。城墙上建有角楼,城墙后则是一座座小房子的民居。房屋和土墙几乎座座相连,这里的房子基本用来开店,卖纪念品、头巾、服饰,村民已迁移到河对岸的新村。这座泥土堆砌的村庄因其古朴的形象,半个世纪以来不断地出现在好莱坞的电影当中。在此拍摄了20多部好莱坞大片,如《阿拉伯的劳伦斯》,《尼罗河的宝藏》,《木乃伊》等。一些村里的商店墙上还挂着剧照。古村落利用了摩洛哥特有的赤土泥砖建成,让人完全体验摩洛哥的红色魅力。这个村落是这一带古村落的代表,第二日去托德拉峡谷的路上,这种古村落遗址比比皆是。一路向上爬到古村落的最高点,鸟瞰整个山村,甚是壮观。山顶上拍照几个年轻游客也来抢镜头,逗得大家哈哈大笑。

非洲好莱坞之称的电影城。美国导演马丁·斯科赛斯在这里拍的《KUNDUN》,是写达赖喇嘛的传奇一生,在国内是禁片,以后有机会看看。 夜宿瓦尔扎扎特,晚上去了趟超市。

D5 2-17 撒哈拉沙漠

一生中,一定要去一次撒哈拉

撒哈拉沙漠是我此行的第三个梦想 一早出发向撒哈拉进军。路经杏树林,此时是早春季节,杏花开满树枝。远远地望去,一树的雪白,渲染着春天的活力。近前细品,每一片花瓣都抹了一丝胭脂,粉嫩粉嫩的煞是可爱,细细的花蕊呈现出一片灿烂的黄色,让人感觉到了春的温暖。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开满杏花的杏树林。

前往托德拉峡谷,路边类似阿伊特本哈杜筑垒村的古村落,比比皆是。托德拉峡谷的宽度只有10几米,高度却达300多米,棕红色的谷壁陡峭险峻,乍一看仿佛一道道天然的屏障,犹如“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”故事里面的“芝麻开门”,像是前方没了去路,非常神秘。 在谷底有一条细小的河流穿过而过,旁边是一条不算宽敞的路,车子能从这里穿过峡谷,我们也得以在此地停留,感受大自然的雄伟壮丽和鬼斧神工。此外,托德拉峡谷还非常受极限运动爱好者的欢迎。因为这里山壁陡峭,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攀岩高手来此,竞相挑战这个高难度的原始石壁。然而抬头看着这高高的悬崖,想必来此攀岩的人都一定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真正勇者吧。

午饭后,继续向撒哈拉进军,路边的风景已是一片荒漠,远处阿特拉斯山脉的雪山时隐时现。停车参观沙漠的储水系统,类似新疆的坎儿井。

车子到达沙漠的边缘地带——撒哈拉的门户小镇梅祖卡,更换四驱车进沙漠。梅祖卡是柏柏尔人祖先生活的地方,古老的柏柏尔人世代生活于此,依沙而生,靠沙而活。他们告诉我,如果不走出沙漠,那么他们的一生只有3种职业选择:司机、酒店服务生,或者骆驼领路人。就像他们穿衣服也只穿3种颜色的袍子,黄色,绿色和蓝色。黄色代表沙漠,绿色意为植物,而蓝色就是水源。  

在往车顶上绑行李的时候,当地的摩洛哥人显得有些笨拙,甚至手忙脚乱,耽搁了时间,以致耽误我们看沙漠日落的时间了。三辆车装备好了,一齐向沙漠进军,车过之处,沙尘飞扬。撒哈拉沙漠是我此行的第三个梦想,此时此刻它就近在咫尺了,内心有些小激动。车子到了沙漠边缘的营地,时间有些晚了,太阳就要落下了,奔跑着走上沙丘,留住夕阳下的撒哈拉那神秘莫测的最后一点光影。

带着一丝意犹未尽的遗憾,回到了营地。走进自己住宿的帐篷,我惊呆了。帐篷里不仅有着浓郁的沙漠风情,而且设施齐备,有独立的卫生间和浴室。晚餐后,柏柏尔人在帐篷前的空地上点起了篝火,打起手鼓,唱起了他们的歌曲。大家围坐在篝火旁,随着柏柏尔人的音乐互动,好不热闹。

一切归于寂静,大家都回帐篷休息了。营地的供电系统不稳定,此时的营地一片漆黑,独自一人仰望头顶璀璨的星空,天空如此广袤而深邃。夜幕像一条无比宽大的毯子,满天的星星像是缀在这毯子上的一颗颗晶莹而闪光的宝石。可惜我不会看星空图,只约莫猜出北斗七星的位置。

D6 2-18 撒哈拉沙漠的日出

天亮前,我们集合骑上了单峰骆驼,向沙丘上进军,看日出。营地处在大沙丘带的边缘,东边实际上已经没有什么沙丘了,再向东大约50公里就是阿尔及利亚接壤的边境了。我们的运气不错,没有什么风。如果遇到沙尘暴的话,不但眼前金色的世界变得昏天黑地,眼睛也会睁不开。在沙漠中保护相机也很重要,尽量不要换镜头,风大的话要收好相机,这里的沙粒细小如面粉,很容易损坏相机。

遗憾的是,早上是多云的天气,没有看到漂亮的日出。太阳已经破云而出,沙丘的光影变幻莫测。骆驼只把我们带到了沙丘的半坡平台上,要想上到沙丘顶端,还要自己爬上去。柏柏尔人很给力,牵着我的手,一路向上。我跌跌撞撞,人几乎陷进沙丘里,终于登上了沙丘的顶端,一览众丘小。站在沙丘上,遥望远方,起伏的沙丘绵绵不绝,远处的骆驼队显得如此渺小。 

此时此景,看着无垠的沙丘,哪怕不是一个文青,也从来没有拜读过三毛的《撒哈拉故事》,不是因为三毛来的撒哈拉,仍会对这句:“每想你一次,天上飘落一粒沙,从此形成了撒哈拉。”唏嘘不已。风趣的柏柏尔人在沙丘上用我们的名字作画。

在骆驼上拍照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骆驼每迈出一步,膝盖都会产生一次有节奏的抖动,下坡的时候尤为明显,人坐在骆驼背上,又是单峰骆驼,双脚悬空着无处使力,全靠腰腹肌运动,才能稳住,颠得腰酸屁股疼,一只手拿单反在行进中的骆驼背上工作,实在难度很大。 撒哈拉沙漠,我还会再来的。

D7 2-19 迷城菲斯

迷城菲斯,盛名已久,就是迷宫一样的老城。这也是我此行的重点,但天公不作美,一出门就开始飘起了雨点,而且越下越大。到了马赛克制作作坊参观时,已是细雨绵绵。雨一直伴随着我们在菲斯老城里闲逛。跟着地导,走在老城里迷宫一样的街道里,如坠入云端,迷迷糊糊地走着,不分东西。走马观花的看了些东西,印象不是很深刻。至今记得的有“菲斯蓝”,布日卢蓝门。

Ta的评价
《情迷摩洛哥》---“七零后”的漫游旅记定制旅行社: 李叶
特美
特美
特美
非常美
特美
特美
扫一扫,联系特美微信客服